欢迎光临
一片充满友谊互助_关注民生动态

日本茶道除了「一期一会」,竟也暗藏政治角力?

日本茶道除了「一期一会」,竟也暗藏政治角力?

日本茶道之祖千利休,因触怒当时的掌权者丰臣秀吉,奉令切腹自杀这事虽闻名于世,但理由不详,各学者众说纷纭。

众所皆知,千利休不但让茶道昇华至恬静、优雅的境界,更是奠定茶道根基的人,令茶道广泛普及至现今。

正因为茶道精神注重恬静、优雅,茶室建筑方式才趋于朴质。而有关朴质、简朴的基準与美感,因人而异。

暴发户的丰臣秀吉凡事喜爱奢华铺张,他似乎认为金茶锅、金茶碗、金茶室等金光闪闪的茶道仪式是专政者的象徵。对掌握天下政权的丰臣秀吉来说,金光闪闪的茶室可能还算质朴,至少面积不大。

日本战国时代的茶具价值,与我们现代人所理解的宝石及古玩之类不同。

当时称喜爱茶事的人为「数寄者」(Sukisya, Sukimono,风流人士、茶人等),但这些人并非仅是爱好者。若缺乏经常钻研茶事并创新的坚定信念,不时蒐集名品和名器,博个青史留名的决心,便没有资格冠上「数寄者」的称号。

再者,因为当时的身分阶级观念非常严格,商人和诸侯很难有机会面对面谈话。于是诸侯便以茶会为藉口接近商人,将政界和商界连结起来,商人也以茶具为藉口,堂皇正大地进行政治献金。这跟现代的政治家利用高尔夫球与财界人聚会进行密谈一样。

就此意义来说,千利休虽是茶人,却也参与策划政治性的重大机密。

不仅参与,他手中握着极大权力。例如着名的基督教大名大友宗麟,有一次前往大阪城时,掌管内政的丰臣秀吉的弟弟丰臣秀长便曾对他耳语:「公事找我,私事找宗易(So-eki,千利休)。」

可见,千利休的权力应该和类似现代内政部部长的丰臣秀长并肩。

然而,在茶道方面,所有人都公认千利休是位天才,对艺术及美感也是天字第一号人物。另一方,掌握天下霸权的丰臣秀吉,即便收集了众多名品与名器,也顶多是个爱好者而已。

或许,丰臣秀吉视茶道境界远高于自己的千利休为眼中钉,自尊心受创,最后命千利休自杀的说法比较接近真相。

大概是天字第一号人物与独裁者的斗争,以及其他複杂的政治问题纠结一起,导致千利休不得不切腹的结果吧。

总之,谜题就让其永远解不开,后代学者才有事可做。我个人比较感兴趣的是「堺、博多商人歼灭说」。

「堺」(Sakai),在当时是一个自由贸易都市,简单说来,是「枪砲武器供应都市」。但是,织田信长抬头后,开拓了独自的武器流通路线,这条路线正是本能寺。

现代学者已查出本能寺的地下室是个火药库,当时收藏的枪砲和火药量恐怕比任何一座城还多。也因此,「本能寺之变」后,相关人员始终无法找出织田信长的尸体。

既然本能寺是织田信长的武器提供据点,对「堺」那些死亡商人来说,当然非常不好玩。于是假借茶会暗中设计,将本能寺和织田信长一起灭掉。

「本能寺之变」前夜,织田信长主办的茶会兼酒席、围棋对弈,闹到即将天亮才结束。变故发生时,参与茶会的茶人之一顺手牵羊带走织田信长的收藏品「弘法大师真蹟千字文」挂轴,另一博多豪商则带走中国南宋画家牧溪画的「远浦归帆」挂轴。

只是,所有参与「本能寺之变」阴谋的人,均万万没想到丰臣秀吉会继织田信长之后,在短期间内统一了全国。

八年后,丰臣秀吉主办了一场天下一统庆贺茶会。指挥者茶头正是「堺」都市代表之一的千利休。然而,茶会席上,竟然出现了「远浦归帆」挂轴。

丰臣秀吉理应看过挂轴,但他以为这幅挂轴早在八年前的「本能寺之变」随织田信长烧得无影无蹤,怎幺可能出现在茶会席上呢?

登上天下人宝座的丰臣秀吉当然会心生疑惑。之前,他为了统一天下,没有闲暇追究「本能寺之变」的幕后阴谋。如今,天下已在掌中,他总算可以动用所有财力和权力暗地调查「本能寺之变」的幕后相关人员。

如此,以千利休为首,统治「堺」的茶头或豪商便一个接一个莫名其妙地死去。「堺」这个怪物都市也在不知不觉中消灭了。

千利休切腹之前,留下辞世歌:

人生七十 力囲希咄 吾这宝剑 祖佛共杀
提我得具足一太刀 今此时抛天

白话文的意思是:回顾我的七十年人生,咄!咄!咄!(大悟之意,与禅道顿悟时的「喝」声相通)就用我这把宝剑,杀了我和祖佛(表示活杀自在、见性成佛之心境)。我提着我最擅用的太刀(意谓所有茶具),此刻全往天抛(所有迷惑均消失,一切归为「无」)。

千利休临死前,表明所有茶具都可以抛向天,意思是茶具只是用来盛东西的道具,真正重要的是里面「盛」的到底是什幺东西。

看来,千利休的精神境界比丰臣秀吉高了好几阶。他虽然没有留下任何「道具」,却留下了道具里面「盛的东西」。

话说回来,流传至现代日本的茶道,虽然有很多流派,但远近驰名的则为「表千家」(Omotesenke)和「里千家」(Urasenke)。正如双方都冠着「千」姓那般,这两家都是茶道之祖千利休的后裔。

那幺,为何会分为「表」和「里」呢?

其实,直至千利休的孙子千宗旦那一代,仅有一家流派。

千宗旦有四个孩子,他隐退时,将自己的住居「不审庵」让给三儿子,他自己则在「不审庵」后边盖了一栋名为「今日庵」的房子,和最小的儿子一起搬进去住。

宗旦过世后,这两位儿子分别继承了流派。当时,由于两栋房子盖在同一块地皮,因此将「不审庵」称为「表千家」,后边的「今日庵」称为「里千家」。

基本上,表千家仍维持着往昔的茶道礼法,是比较重视恬静、优雅传统的流派;里千家则採取不时创新的方式,积极向外界进行宣传。因此,里千家的茶具与装饰等,种类都比表千家多,而且华丽,较受年轻女孩爱戴。

至于日本人很爱用的「一期一会」(ichigoichie)这个词,是千利休的弟子山上宗二,在其着书《茶汤者觉悟十体》中所提出的茶道守则之一。

「一期」(ichigo),表示人的一生;「一会」(ichie),则意味仅有一次的相会。

战国时代,烽火连天,狼烟四起,今天亲人流离失所,明日友人沦落天涯。如果有缘,你我可以聚在一起促膝谈天;若是缘尽,往后便只能仰望星月彼此遥寄情思。

那个时代,出征前的武士们会聚在一起享受茶会的乐趣。

说是享受,不如说是饯别。泡茶人与喝茶人,在喝下眼前这一杯茶之后,日后是否还有缘相会,没有人能预测得出。

于是,千利休领悟出「一期一会」的款待精神。

既然是人生中仅有一次的相会,我们就必须付出人生中仅有一次的心力,来应对眼前这场茶会。

于是,千利休的茶室中,一株小小的插花、壁上的挂轴、手中的茶碗……样样都是能令喝茶人归于「恬静」、归于「沉着」、归于「死也无怨」的小道具。

于是,只不过是一杯茶,你我便能心领神会;只不过是狭窄的茶室空间,此时无言胜有言,我们可以完成此生最后一次的「相会」。时至二十一世纪的今日,「一期一会」的精神仍生息在现代日本人的日常生活中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