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一片充满友谊互助_关注民生动态

展现真实的自己=面对害怕的过程

展现真实的自己=面对害怕的过程

最近我身边的朋友和客户,不约而同地都经历一个同样的问题,让我感触很深,体认到快乐生活的基础,需要回到一个很基本却很深层的主题。在这期的专栏,我邀请读者一起来探索。

首先,我简述这些最近我常被谘询的问题。第一位是X小姐,她很好奇我和男友为什幺这幺肯定对方是自己的生命伙伴,所以她问我如何知道交往对象是life partner(生命伙伴)。她有个交往多年的男友,但却无法确定对方是否是真命天子。X小姐说她一直努力做完美的自己,认为自己必须达到无欲无求的境界才是完美,所以时常为了自己有七情六欲感到愧疚。

第二位是一家外商大公司的中阶主管Y先生。他日子过得非常矛盾又痛苦,他的工作表现也明显有问题。他无法清楚表达自己的意愿,例如:对下属提出的想法,虽然不同意,但他不敢直接反对,只是说:「如果是我,我会这幺做,不过你可以照你自己的想法试试看」。对老闆交代的事情,他即使有想法也不敢表达,心里的种种不舒服,让他无法好好地执行工作。他对着我诉苦说,「我好想反驳我的老闆!」

第三位是Z小姐,独自北上工作,有一份能发挥自己专长的工作,也在经营一段稳定的伴侣关係。但南部的家人最近催她结婚,即便她在三年前已经对家人出柜,家人依旧认为成家才是圆满的人生,要她接受找个男人结婚的必要。家中的四个手足中,她一向最关心、最照顾家人,但面对家人的耳提面命,常会针锋相对。她无法处理家人的期望,压抑对家人的挂念,也开始减少回南部的时间。

以上这三个案例看来毫不相关,第一个问题是爱情关係,第二个是工作压力,第三个议题则是性向认同与家人关係。但我看到了一个共同点,这些都出自一个问题:如何做真实的自己。

如何做真实的自己

1 接受自己
第一次听Tal Ben Shahar(塔尔.班夏哈)的课,是在美国首府华盛顿。当年他在哈佛大学教授「正向心理学」,是哈佛史上最多学生上的一门课。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「give yourself permission to be human」,我翻译成「允许自己不完美」。当时他站在台上,自称是一个害羞、内向的人。

当学生人数从八人到四百,最后到八百人,上课让他感到紧张和不安,觉得必须展现出美国节目主持人那种热情,幽默搞笑,高分贝的声音与露齿笑容的形象。最后他学会接受自己,做他自己,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教授这门课。

我学习做自己的课题,来自十八岁时的初恋。当时男友暑假结束要回美国,我好伤心。妈妈教我不能够哭(她讲的理由我已经不记得了,只记得哭是不好的行为)。离开的那一天,我真的做到没有哭,从此不允许自己感受情绪波动,不管是自己的或是别人的情绪,以前的我认为就是应该避免情绪。

慢慢的,我就不再有感动的感觉了,看电影不会被感动,成功了也不会兴奋。失败,怎幺能失败?所以为了避免失败,根本不敢去尝试。我否定也避免负面情绪,同时也严格约束自己,不允许自己享受正面情绪。种行为模式。

摆脱「完美主义」,接受自己的独特性,自在地做自己,了解害怕、悲伤、焦虑都是人性的一部分。接纳这些情绪,并把它们当成自然之事。也允许自己偶尔的失落和伤感。然后问问自己,能做些什幺让自己感觉好过一点?当我们脆弱的时候,也要开始学着懂得寻求帮助,也更能庆祝享受成功的喜悦。一昧地拒绝接纳自己正面或负面的情绪,将导致挫折感和不快乐。

2 爱自己
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理想的自己:更善良,更自信,更勇敢,更优雅等等。其实我不喜欢「理想」这个词,因为它代表一种绝对,非黑即白的想法,我比较喜欢用「更棒的自己」来描述。X小姐心中就有个理想的自己,她努力实现这个理想的自己,实践的过程中她否定了自己有喜怒哀乐、七情六欲,有积极的一面,也会有消极的一面。

她克制自己,只展示面面俱到、完美的那一面,久而久之她已经忘了面具下的自己长得怎幺样,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,所以她无法判断谁是她的生命伙伴。

我记得《欲望城市》有一集是莎曼珊决定跟非常爱她的男友分手,她说:「I love you, but I love me more」。她知道如果不忠于自己,对自己永远会有一种牺牲者(victim)的感觉,无法去爱与被爱。所以她做了分手决定,冒这个险,承担着不确定的下一步,也不知道是否会再遇到另一个人。

接受自己后,要学会爱自己,知道如何取悦自己。你是你自己最好的朋友吗?你知道如何跟自己相处吗?一旦你能回答这两个问题,你就会知道如何成为你伴侣的朋友。例如,当你了解自己是需要自由和空间的人,你会责怪自己太自私?还是接受自己有这样的需求,愿意为得到自己的空间而做出取捨?谈恋爱、交往的时候中,你会否定自己需要自我空间的需求,而接受一个控制欲很强的对象吗?

你会不会展示真实的你,或沟通这个需求呢?认识自己是人生的功课。它不是闭门修炼的课程,而是从生活的每一个选择,每一个决定锻鍊出来的智慧。

3 展现自己
再聊到X小姐的故事,关于扮演一个自己心目中完美的人。但长时间扮演一个虚幻的角色是一种能量消耗,总会有受不了的一天。男友认识的她,是真的X小姐吗?这样的关係只是角色对角色。

在一段关係中最大的享受莫过于你的伴侣无保留地尊重你。对方接受一个完整的你,你的优点和你的缺点。在这样的前提下,我们无需伪装,无需戴上面具。当这份感情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,它就能带来真实的幸福和满足感。

我有很多同性恋的朋友,我看过他们经历出柜或不出柜的挣扎。人原来都有这样的渴望,希望别人能接受真实的他,就像Z小姐希望家人能全然地接受她的身分,不再需要为相亲的安排而争吵。重点是自己要跨出这一步,面对别人可能不理解、不喜欢你的这些恐惧(除了恐惧,还有许多阻碍我们展现真实自己的原因,请参考「展现真我的障碍」)。对Z小姐来说,她跨出了出柜的一步,帮自己进入面对家人不理解的过程。

当她聊到争吵的情况时,她也开始问到如何更有技巧地获得家人的支持。所以,当你决定要面对这些阻碍,你就会开始找寻你需要的支持与对策。这也是为什幺有人在面临重大的决定时,会找一位教练谘询,帮他一起勇敢地、自信地度过,同时也找到做回自己的方法。

害怕被拒绝也同样阻碍了Y先生在工作上展现真实的自已。Y先生一直扭曲自己,不敢表达真实想法,因为害怕被拒绝。可是他表现出来的是两个极端的行为,有时候模棱两可,有时候过度的强势。Y先生也习惯压抑自己。当他受不了了,情绪会爆发出来,后果当然惨痛,所以他更不敢表达自己。

可以想像他的同事跟他共事是多幺痛苦,而且低效率。如果Y先生学习把真实的感觉,以平和的语气说:「老闆,针对这件事,我有一些想法,不确定真的有帮助,不过想跟你分享,可以吗?」老闆通常都希望员工主动,彼此也就不需要费力地揣测。

展现真实的自己并不意味着肆无忌惮地放纵自己最坏的一面,而是学习接受自己并不完美。害怕或担忧的事情往往只是情绪产生的虚拟情境,并非事实。面对害怕是有方法的,《涟漪词》中的「应对恐惧」提供了八个转化恐惧的思考法,你可以选一个方法开始练习。想帮助自己释放负面思维的时候,可以练习改变自己的内心自我谈话,进而学习有效的表达方法。

回到一开始的问题:如何做真实的自己?其实这等于我们面对害怕的过程:当你感到害怕,看到的都是问题与阻碍。当你正视自己真实的声音,决定要展现真实的我,那时候你就会看到可能性。不要被害怕盖过做真实自己的欲望,不论是担心、压力、或恐惧,这些都是情绪,它们来自我们怎幺解读。接受自己,爱自己,找到做自己的方法,这就是我们对自己的快乐负起责任。

相关推荐